在日本的留学生一枚
猫咪本命
音乐喜好略小众 电子和后摇
One Ok Rock本命
钢琴拿得出手 吉他还得练练
下厨是每天最治愈的事情
喜欢旅游 但也只是假期去其他城市走走
经常"不务正业"
某网站的写手 做过某网站新媒体运营
现在也是oor翻译组成员一枚
但那又怎样
列侬说 "所有你乐于挥霍的时间都不能算作浪费"


https://twitter.com/viviangaocy

[Pottermore翻译]德拉科·马尔福

喜迎“神奇动物在哪里”捞一发我的小少爷

少年心氣:

德拉科·马尔福


生日:6月5日


魔杖:山楂木制,独角兽毛杖芯,十英寸,弹性尚可


霍格沃兹学院:斯莱特林


父母:母亲是女巫,父亲是巫师


德拉科·马尔福作为独生子在马尔福庄园里长大。这是威尔特郡的一座宏伟私邸,几个世纪以来都是马尔福家族的财产。在他刚学会说话的时候,他就很明确自己是特别的:首先他是一个巫师,其次他是一个纯血统,然后他是马尔福家族的一员。


德拉科的成长环境充满了对黑魔王没有成功夺取巫师界统治权的遗憾,但是他被谨慎地告知不能在家庭的小圈子之外表现出这种情绪,“否则爸爸会有麻烦”。在童年时代,德拉科交往的主要是纯血统孩子,来自他父亲前食死徒密友的家庭。因此,在去霍格沃兹之前,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团体,其中包括西奥多·诺特和文森特·克拉布。


就像与哈利·波特同龄的其他所有孩子一样,德拉科是听着“大难不死的男孩”的故事长大的。多年以来,关于哈利是如何从致命的袭击中生还的,流传过许多不同的理论。其中最持久的是,哈利本人就是一个伟大的黑巫师。而他似乎被排除在巫师社会之外的事实(对于希望这么想的人来说)支持了这种观点。德拉科的父亲,卢修斯马尔福,就是这一理论最热切的支持者。如果这个波特男孩成为另一个更伟大的纯血统拥护者,那么他,卢修斯,也许就有第二次机会掌控世界,这个想法让他深感安慰。因此,当德拉科·马尔福在霍格沃兹特快上认出哈利时,他向哈利伸出了友谊之手。他知道他父亲不会反对他正在做的事,而且这么一来,他就能给家里带去一些有意思的新闻。但哈利拒绝了德拉科的主动示好,而他已经与罗恩·韦斯莱——来自马尔福恨之入骨的家庭——成为同盟的事实,立刻让马尔福对他产生了敌意。德拉科正确地认识到,前食死徒们的野望——哈利·波特是另一个更好的伏地魔——是完全没有依据的,而他们之间的恨意从那一刻起就确立起来了。


德拉科在学校的许多行为是模仿他心目中最了不起的人——他父亲。对于小团体之外的每一个人,德拉科都如实表现出了卢修斯冷酷、轻蔑的态度。在去学校的火车上,德拉科收服了第二个忠实追随者(克拉布在上学之前就已经追随德拉科了)。此后,体格上稍逊一筹的马尔福一直把克拉布和高尔当做跟班和保镖,这种情况持续了六年的学校生活。


德拉科对哈利的感觉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嫉妒。尽管哈利从来不追逐名声,但他无疑是学校里最具话题性和最受人钦佩的人。对于一个从小就坚信自己在巫师社会中具有皇室地位的男孩来说,这自然是十分刺耳的。更糟糕的是,哈利在飞行上展现出极高的天赋,这正是马尔福一直相信自己能大放光彩并超过其他所有新生的技术。而魔药大师斯内普偏爱马尔福并鄙视哈利的事实也只能稍微弥补他所受的打击。


德拉科用了许多肮脏的手段没完没了地给哈利找麻烦,或是在别人面前诋毁他。这些手段包括但不限于:向媒体造他的谣,制作和佩戴侮辱他的徽章,试图在背后对他施咒,以及装扮成摄魂怪(哈利特别容易受到摄魂怪的影响)。但是,马尔福也有被哈利羞辱的时刻,尤其是在魁地奇球场上。他也永远不会忘记被黑魔法防御术教师变成一个弹跳雪貂的耻辱。


哈利·波特目击了黑魔王的复活后,许多人认为他是个骗子或幻想家,不过德拉科·马尔福是少数知道哈利说了实话的人之一。他自己的父亲感受到黑魔标记的灼烧后就重新加入了黑魔王,目睹了哈利和伏地魔在墓地里的决斗。


马尔福庄园里对这些事件的讨论在德拉科·马尔福心中引发了许多矛盾的情绪。一方面,他为伏地魔归来的秘密而震惊,他父亲总是说这能使家族重新获得往日的光荣。另一方面,他听闻了一些关于哈利再次逃过黑魔王追杀的窃窃私语,这加剧了他内心因愤怒和嫉妒带来的痛苦。食死徒们厌恶哈利,认为他是前进道路上的障碍和反对者的旗帜,严肃地把他作为对手来讨论。与此同时,德拉科仍然被那些在他父母的庄园碰头的食死徒当成小学生而排除在外。尽管他们在即将来临的战斗中处于敌对阵营,德拉科嫉妒哈利的地位。他想象伏地魔的胜利来激励自己,仿佛能看到他的家族在新政权下获得无上光荣,他也作为伏地魔二把手的举足轻重的儿子,在霍格沃兹得到尊敬。


德拉科的学校生活在五年级时迎来转机。尽管他被禁止在学校谈论家中发生的事,德拉科从小规模的胜利中得到了满足:他是一个级长(而哈利不是),同时,新任黑魔法防御术教师,多洛雷斯·乌姆里奇,似乎跟他一样讨厌哈利。他成了乌姆里奇调查行动组的一员。就在邓布利多军秘密结集进行训练的时候,他尽职尽责地调查哈利和一群互不相关的学生在干什么。然而,胜利在望之时,当德拉科把哈利和他的同伴逼上绝路,哈利就要被乌姆里奇开除的时候,哈利却从他的指缝间逃脱了。更糟糕的是,哈利抵挡住了卢修斯·马尔福对他的追杀,德拉科的父亲被逮捕,关进了阿兹卡班。


德拉科的世界崩塌了。他和他的父亲曾相信,他们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权力和威望的顶点。但现在,他的父亲被人从家里带走,关进远方那座令人闻之色变的、被摄魂怪看守的巫师监狱。自从出生以来,卢修斯就是德拉科的榜样和英雄。现在他和他的母亲却成了食死徒中的下等人;在愤怒的伏地魔眼中,卢修斯是个名誉扫地的失败者。


在此之前,德拉科的世界一直被保护得很好,远离冲突;他是个有特权的、无忧无虑的男孩,确信自己在世界上享有重要地位,脑子里装满了琐碎的小烦恼。现在,他的父亲走了,他的母亲形容憔悴、惶惶不安,他必须承担起一个男人的责任。


更糟糕的事还在后头。伏地魔为了惩罚卢修斯·马尔福对哈利失败的追捕,命令德拉科去完成一个几乎肯定会失败的艰难任务——并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德拉科要去谋杀阿不思·邓布利多——至于怎么杀,伏地魔毫不关心。德拉科第一次孤立无援。纳西莎猜测,那个毫无怜悯之心且无法容忍失败的巫师是故意要让她儿子失败的。她的猜想没有错。


德拉科愤怒于这个仿佛一夜之间与他父亲为敌的世界,他成为了正式的食死徒,同意去执行伏地魔的谋杀任务。一开始,德拉科心中充满了对复仇的渴望,希望能让父亲重新获得伏地魔的喜爱,他几乎没有考虑过他将要去完成的是个什么样的任务。他只知道邓布利多代表了他狱中的父亲所讨厌的一切;德拉科很轻易地就说服了自己,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好,只要除掉霍格沃茨校长——那个聚集了伏地魔的反对力量的人。


沉浸于成为一个真正的食死徒的念头,德拉科满怀雄心壮志地回到霍格沃兹。然而,他渐渐发觉他的任务比想象中更加艰难。在差点杀害了两个邓布利多以外的人之后,德拉科的勇气开始退却了。家人和他自己的性命受到威胁让他担惊受怕,他开始在重压之下崩溃。德拉科过去关于自我和自己地位的认识分崩离析。在他的全部人生中,他崇拜着自己的父亲,后者崇尚暴力并且从不惧于运用它。但现在,他的儿子发现自己对杀戮心怀反感,他为自己的失败感到耻辱。尽管如此,他还是不能摆脱自己的固有思维:他多次拒绝了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帮助,因为他害怕斯内普会偷走他的“荣耀”。


伏地魔和斯内普低估了德拉科。他熟练掌握了大脑封闭术(一种阻止他人读取思维的魔法),足以让他隐瞒自己暗中进行的活动。在两次失败的谋杀之后,他机智的计划取得了成功,把一整队食死徒带进了霍格沃茨,结果确实造成了邓布利多的死亡——尽管并不是他下的手。


哪怕是面对着身体虚弱、手无寸铁的邓布利多,德拉科发觉自己也不可能给出致命一击。因为,尽管他并不承认,邓布利多面对谋杀者表现出来的仁慈和怜悯使他有所触动。接下来,斯内普为德拉科打了掩护,对伏地魔隐瞒了德拉科在他到达天文塔之前就已经放低了魔杖的事实;斯内普强调了德拉科引入食死徒和围堵邓布利多的功劳,这让他,斯内普,得以杀了邓布利多。


不久之后,卢修斯从阿兹卡班重获自由。马尔福一家被允许活着回到马尔福庄园。但是,他们的地位一落千丈。马尔福一家从伏地魔统治下最高阶层的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变成食死徒中的最底层;懦弱、失败,从此受到伏地魔的嘲笑和羞辱。


在接下来伏地魔与他的反对者的战争中,德拉科的性格慢慢改变了,但仍然充满矛盾。尽管德拉科仍然没有放弃让家族重回旧日辉煌的念头,当哈利被抓到马尔福庄园时,他挣扎觉醒的良心让他救了哈利——虽然是半心半意的,但无疑是他在那种环境下所能做到的最好尝试了。然而,在霍格沃兹的最终决战中,马尔福再次试图抓捕哈利,以此挽救他父母的名声,也许还有生命。他是否有能力对哈利下手已经不得而知;我怀疑,就像在对邓布利多的谋杀尝试中一样,他将再次发现事实上给另一个人带来死亡比在理论上谈论困难多了。


这些在德拉科少年时代末尾发生的事件永远改变了他的人生。他有生以来的信仰受到了挑战,以一种他最害怕的方式:他经历了恐惧和绝望,看到他父母为他们对黑魔王的忠诚而付出代价,还目睹了他的家族坚守的所有信念被粉碎。德拉科在成长过程中被教导要去憎恨的人,比如邓布利多,却给他提供了帮助和好意,而哈利·波特救了他的生命。在第二次巫师界战争后,卢修斯发现他的儿子一如既往地迷人可爱,但却开始拒绝遵循古老纯血家系的道路了。


德拉科娶了一个斯莱特林朋友的妹妹,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她经历过与德拉科相似的思想转变(但没那么激烈和令人恐惧),从纯血统的理想中走出来,提倡一种更宽容的人生理念。这一点让纳西莎和卢修斯对他们的儿媳妇相当失望。他们曾经高度期待一个来自“神圣的二十八个家族”的女孩,但由于阿斯托利亚拒绝在抚养他们的孙子斯科皮时灌输“麻瓜即是渣滓”的信仰,马尔福的家庭聚会常常笼罩着紧张的气氛。




J·K·罗琳的想法


在这个系列刚开始的时候,德拉科从各种方面来看都是一个典型的恶霸。他的纯血统父母给了他毋庸置疑的优越感,他向哈利伸出了友谊之手,认为自己只要提出建议就一定会被接受。他家族的富有与韦斯莱家的贫穷形成鲜明对比,这也是德拉科骄傲的来源,即使韦斯莱家的血统跟他家一样纯净。


每个人都会在生活中认识一些像德拉科这样的人。这些人的优越感可能会让人觉得愤怒、可笑或是畏惧,取决于你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遇到他们。在不同情形下,德拉科成功地在哈利、罗恩和赫敏的心中激起了所有这些情绪。


我的英国编辑质疑过德拉科为什么能这么熟练地掌握大脑封闭术,而哈利(一个年纪轻轻就能变出守护神的人)却永远学不会。我认为,这恰恰与德拉科的角色性格相符,他很容易就能封闭自己的情感,分割和否认他自己真实的情绪。在《凤凰社》的结尾,邓布利多告诉哈利,是他人性中最真实的一面使他感受到那些痛苦;对于德拉科,我试图表现出否认痛苦和压抑内心矛盾最终只会导致人格的破损(这样的人倾向于把自身的破损施加于他人身上)。


德拉科永远不知道,那一年里他身上最好的一件事就是成了老魔杖真正的主人。他不知道这件事更好,一方面是因为黑魔王是个摄魂取念高手,他一旦得知任何细微的苗头就可以在瞬息之间杀了德拉科。另一方面是因为,尽管他身上潜伏着良知,德拉科仍然渴望着一直以来被教导要追求的东西——暴力和权力。


我同情德拉科,就如我对达利感到抱歉一样。被马尔福或德思礼家养大的经历足以摧毁他们的人格,德拉科所经历的磨难更是直接源自于他家人的错误教导。然而,马尔福家还是有可取之处:他们深爱着彼此。德拉科的动力大部分是来自于对家人安危的担忧。纳西莎愿意付出一切,仅仅为了去到她儿子身边,为此她在《死亡圣器》的结尾向伏地魔撒谎说哈利已经死了。


综合起来,德拉科在整个系列里仍然是个道德模糊的人物,而我也多次震惊于这个虚构的人物受到那么多女孩的欢迎(我没有忘记算上汤姆·费尔顿的影响力,他在电影中完美地扮演了德拉科,讽刺的是,他大概是你在生活中会遇到的最和善的人)。德拉科有种反英雄的黑暗魅力;女孩们很容易把这种角色浪漫化。面对这些,我只能担任不讨好的角色,给这些热心读者的白日梦泼冷水了。我坚决地告诉他们,德拉科并没有在轻蔑和偏见的外表下藏着一颗金子般的心,他注定不会与哈利成为好朋友。


我想象德拉科长大后,会是他父亲的改良版;享有独立的财富,不需要去工作,德拉科和他的妻儿继承了马尔福庄园。从他的爱好里,我更进一步地确定了他的双重天性。他收集许多能够追溯家族历史的黑魔法工艺品,但只是把它们保存在玻璃柜里,不会拿出来使用。同时,他对炼金技术有奇怪的兴趣,但他并不打算炼制一颗魔法石,暗示这个爱好代表了他对财富以外的东西的追求,也许是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他会把斯科皮培养成比他年轻的时候更善良、更宽容的人,我对此抱有很高的期望。


在我确定“马尔福”这个姓之前,我为德拉科想过许多姓氏。在早期手稿中,他姓过Smart,Spinks或Spungen。他的教名来自天龙星座,但他的魔杖杖芯是独角兽的。


这是一个象征。毕竟——冒着重新激起那些不健康幻想的风险,我还是要说——德拉科的心里还是有一些无法磨灭的善良的。




来源:http://www.pottermore.com


翻译:莎白

评论
热度 ( 136 )
  1. _Pygmalion_少年心氣 转载了此文字
  2. 芭娜娜君少年心氣 转载了此文字
    喜迎“神奇动物在哪里”捞一发我的小少爷
  3. 皮勒少年心氣 转载了此文字

© 芭娜娜君 | Powered by LOFTER